設為首頁 工作郵箱
站內搜索:
所在位置:首頁 > 廉政教育 > 以案說紀 > 正文
  1. 我要舉報
  2. 來信請寄:
    深圳市紀委信訪室
    郵編:518028
    來訪請到:
    深圳市福田區上步中路1008號
    舉報電話:(0755)12388
  3. 其他舉報網站

【以案說紀】村干部侵吞村民社會保險款,如何定性?

  【典型案例】 

  郎某某,中共黨員,某區某鎮大源村黨委委員,該村社會保險聯系人,負責村民與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之間的聯系工作。該區關于被征地人員社會保險制度實施辦法規定,被征地人員的失地保險資金由政府、村集體、個人共同承擔,其中村集體和個人部分由行政村統一籌集并繳入“被征地人員基本生活保障基金”專戶;在辦理完失地保險后,符合條件的村民可以一次性補繳養老保險金,到年齡后享受退休養老待遇。一次性養老保險金由個人繳納,存入社會保險的個人賬戶。

  2016年至2017年,郎某某收取6名被征地人員的失地保險金和一次性養老保險金共計32.14萬元,其中失地保險金8萬元,一次性養老保險金24.14萬元,但未辦理保險,而是用于歸還個人債務及賭博。因村民多次催促,同時為讓村民相信已辦理保險,郎某某以銀行系統出錯為由,假借銀行名義由其個人分期打款給三名村民共1.69萬余元。

  【分歧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郎某某是受村委會分配負責社會保險資金的收繳,屬于職務行為,但其侵吞的資金屬于村民個人,其收取村民保險款上交到社保賬戶屬于村集體事務,不具有協助政府從事公務的性質,其侵吞村民保險金的行為構成職務侵占罪。

  第二種意見認為,收取的保險金來源于村民,不是公款,郎某某收取村民保險金辦理保險的行為是幫助村民代辦業務,在此過程中,郎某某將款項用于個人使用,事前未向村民說明兩種保險的區別,致使村民誤認為兩種保險都要由村委會代辦,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事后郎某某為掩蓋未替村民辦好保險的目的而采取欺騙手段,構成詐騙罪。

  第三種意見認為,郎某某收取村民失地保險金并到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辦理保險的工作是協助政府從事公務的行為,屬于國家工作人員,侵吞失地保險金8萬元的行為構成貪污罪;郎某某收取村民一次性養老保險金并到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辦理保險的工作是幫助村民代辦的個人行為,不屬于職務行為,騙取一次性養老保險金24.14萬元的行為構成詐騙罪。

  【評析意見】 

  筆者同意第三種意見,本案中郎某某構成職務侵占罪、貪污罪還是詐騙罪,關鍵要區別兩個問題:一是收取村民保險金辦理保險的行為是職務行為還是個人行為,這是職務侵占罪或貪污罪與詐騙罪的分界。如果是職務行為,進一步要區分是協助政府從事公務還是村集體事務,這是職務侵占罪與貪污罪的分界。二是兩種保險收繳規則有何區別,是全部屬于侵占貪污還是屬于部分侵占貪污、部分詐騙。

  依據2000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九十三條第二款的解釋第二款規定的村民委員會等村基層組織人員協助人民政府從事第(一)項 “救災、搶險、防汛、優撫、移民、救濟款物的管理”工作時,屬于刑法第九十三條第二款規定的“其他依照法律從事公務的人員”。本案中,根據政府授予的職權代收失地保險金屬于救濟款物的管理工作。此案還涉及詐騙罪和職務侵占罪的適用,兩罪主觀上都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手法都可以是騙取,其區別一是詐騙沒有利用職務上的便利,職務侵占有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二是詐騙的對象是公私財物,而職務侵占的對象是公司、企業和其他單位的財物。

  本案中,不能簡單地從工作分配角度認定郎某某收取村民保險金辦理保險的行為是職務行為還是個人行為,或機械地從資金來源上判斷是公款還是私款,而要從政府針對具體的社會保險工作有無授權管理的角度分析。

  根據該區關于被征地人員社會保障制度實施辦法的規定,被征地人員的失地保險資金中由村集體和個人負擔部分,由行政村統一籌集并一次性繳入專戶。這就意味著,政府將失地保險資金收繳工作職責授權給村委會行使,郎某某從事收繳失地保險資金屬于協助政府從事公務的行為,此時郎某某屬于國家工作人員。因此郎某某侵吞失地保險金8萬元的行為構成貪污罪。

  根據該區關于被征地人員社會保險制度實施辦法的規定,被征地人員在辦理完失地保險后,失地村民符合條件的可以一次性補繳養老保險金享受養老待遇,一次性養老保險金由個人自行繳納,政府沒有委托村委會代辦,村委會沒有職責替村民代辦。本案中,郎某某利用社會保險聯系人的身份便利,讓村民誤以為兩種保險都必須由村委會辦理,而將24.14萬元交給郎某某。實際上,失地保險沒有辦理,根本無法辦理養老保險。郎某某事前不解釋政策,事后采取欺騙手段掩蓋未辦理保險的真相,因此其收取養老保險金的行為不是職務行為,非法騙取占為己有的行為構成詐騙罪。

  綜上,郎某某侵吞失地保險金的行為應以貪污罪定罪,其貪污的失地保險金系社保基金,屬于2016年“兩高”《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二款規定的“其他較重情節”中的第(一)項“貪污救災、搶險、防汛、優撫、扶貧、移民、救濟、防疫、社會捐助等特定款物的”,應當依法從重處罰;郎某某騙取一次性養老保險金的行為應以詐騙罪定罪處罰;同時,應數罪并罰。

延伸閱讀:
北京pk拾最新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