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工作郵箱
站內搜索:
所在位置:首頁 > 廉政教育 > 以案說紀 > 正文
  1. 我要舉報
  2. 來信請寄:
    深圳市紀委信訪室
    郵編:518028
    來訪請到:
    深圳市福田區上步中路1008號
    舉報電話:(0755)12388
  3. 其他舉報網站

防線失守從收小紅包開始

  7月上旬,湖北省咸寧市紀委牽頭拍攝的警示教育片《遲到的悔悟》在當地播出,披露了崇陽縣桂花泉鎮原黨委書記金艷夫違紀問題。而說到金艷夫的落馬,不得不提崇陽縣原縣委副書記、常務副縣長廖建鳴。正是他,為金艷夫案的審查提供了一些重要線索。頗具諷刺意味的是,相對金艷夫的違紀問題,廖建鳴有過之而無不及。

  2015年,湖北省委巡視組在崇陽縣巡視期間,發現廖建鳴嚴重違紀問題線索。2016年2月,廖建鳴接受組織調查。因嚴重違紀,利用職務便利侵吞公款,為他人謀取利益以及收受他人賄賂等問題,廖建鳴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并被法院依法判處有期徒刑。

  從收小紅包到“撈大錢”

  1996年,剛剛30歲出頭的廖建鳴擔任崇陽縣金塘鎮黨委書記,當時他立志要干干凈凈做人,為解決群眾疾苦而奮斗。一年后,他調任崇陽縣水泥廠廠長。也正是那時,他從收受小紅包開始,逐漸防線失守。

  據廖建鳴交代,第一次收受紅包是在1998年當水泥廠廠長期間。“有一個客戶,給我送來800元錢。當時推辭了很久,收下之后忐忑不安,第二天把這個錢交給了財務人員。后來同樣是這個客戶,又送來800元,就收下了200元,退了600元。后來,收紅包就心安理得了。”

  十八大以來,正風肅紀持續保持高壓態勢,但廖建鳴依然不收斂、不收手,逢年過節照收不誤。其中,在為其岳母治喪期間,他先后收受幾十名干部、老板的紅包禮金共計14萬余元。

  據紀律審查人員介紹,2003年至2016年,廖建鳴共計收受紅包禮金達230余萬元。

  從心存僥幸到對抗審查

  在擔任縣級領導干部以后,廖建鳴看到一些商人一夜暴富,心理失衡,價值觀愈加扭曲。在收受“小紅包”的同時,他產生了“撈大錢”“發大財”的想法,開始在外省的企業入股,放錢收息。并且與一些商人發生不正當經濟往來,收受禮金甚至賄賂,為他人謀取利益。

  收紅包多了,廖建鳴也有些心虛。早在2008年,他就開始有意識地規避組織調查。

  “當時收受一些紅包之后,心里忐忑不安,把錢放在我妹妹那里。也告訴愛人,銀行存款不要太多,以免組織調查。”廖建鳴說。

  廖建鳴還做了一系列規避組織調查的行為。據調查,在崇陽縣連續兩任縣委書記貪腐案件發生后,作為曾與這兩任縣委書記共事過的縣領導班子成員,廖建鳴擔心組織上會延伸調查,牽扯到他,于是采取隱藏、隱瞞、轉移財產的方式規避調查,退出在一些企業的股份;對收受的房屋進行處理,并燒毀一些合同;退回了一些企業老板的禮金。

  據廖建鳴自述,直到被組織調查前一天,他還不忘囑咐妻子“假如有什么事,要把家里的事處理干凈”。

  2015年8月,湖北省委巡視組進駐崇陽縣后,廖建鳴多次向被巡視組約談的干部打聽案情。一天半夜,他讓好友開車,將被約談干部送至郊區與其見面,并指使對方舉報他人、干擾巡視。在被組織立案審查前一周,面對咸寧市紀委針對有關問題的函詢,廖建鳴仍不如實交代。

  據審查人員介紹,除了對抗組織審查,廖建鳴還存在利用職務便利侵吞公款、分配救濟款物優親厚友、干預司法活動等嚴重違紀情況,涉及違紀違法資金500余萬元。

  從處理個案到全面清查

  廖建鳴自1982年參加工作以來,一直在崇陽工作。2003年走上副縣長崗位,2010年擔任縣委副書記、常務副縣長,在當地可謂位高權重。加上其為人處世心思縝密,行事風格老謀深算,被一些人稱呼為“教父”。

  也正由于廖建鳴深耕崇陽多年,其腐敗案件涉及干部多、牽涉面廣、社會影響大。后經查實,廖建鳴案共涉及縣級干部3人,黨員干部200余人,涉案金額4600余萬元,嚴重破壞了當地政治生態。

  對此,咸寧市紀委按照“四種形態”分類處理黨員干部269人,其中對涉案的市管干部批評教育60人,誡勉談話11人,黨紀政紀處分6人;指定有關縣(市、區)紀委對涉案的科級干部批評教育152人,誡勉談話19人,黨紀政紀處分21人。該窩案有9人被黨紀立案審查,其中縣級干部3人;12人被移送司法機關。同時,該市紀委就廖建鳴干預司法活動問題,責成市中院、市檢察院紀檢組啟動糾錯追責機制,2名責任人受到組織處理。(通訊員鄧子慶)

延伸閱讀:
北京pk拾最新公式规律